木弋L

暂时隐身,随时复活。
文笔小白,文风清水。感谢喜欢,欢迎留言!(๑•̀ㅁ•́ฅ)

小心开车,低调上车,切记传播也是违法的,如果有私自发过其他作者小黄文的同志也赶紧撤退自保,出了事撞枪口上谁都不好受。大家都小心吧,看了微博某位太太出的事觉得怪魔幻的。

【言切】未命名

  *架空au

  *青年切x四麻

  *有原创配角出没
☞未命名是真的未命名,因为我真的没有写完,拖延加瓶颈,我需要拯救。

  “先生,您要买束花吗?”年轻的女孩在小巷出口拦住了他,怯生生地问。

  他冷淡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却随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纸币放进了花篮里并抽走了一束叫不出名字的花,然后快步离开了。

  女孩对着他的背影连声感谢,他如听不见似得推开角落小楼的一扇门,走进了娜塔莉亚生前购置的居所——一个临时据点。

  房间连阁楼是二层半,面积不大,但因为没什么家具,显得很是空旷。他关好门,将花束暂时搁在地上,接着走近窗户,确认插销保险等没什么问题,便将窗帘拉紧,打开...

通完啦,吐槽一下这故事头轻脚重的,后面太啰嗦了,完全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而且这章咕哒子明显不适……

刷伤害的时候杀式给了两颗石头,于是用手里的三颗石去抽了一发池子,然后黑a就来了,好的,现在卫宫一家都齐了( ´・◡・`)。接着突然想起今天十号,去给麻婆投了真爱票(不给切嗣是因为切嗣蛮稳的),结果还是差了很多Õ_Õ看到这条消息的小伙伴没事情的话可以去投一下,虽然名次不是很重要,但还是挺希望看到麻婆晋级的○| ̄|_

开心,刚去给切嗣投了票,我真的没想起来萌战这件事,看到tag里有太太画图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在麻婆tag里看到拉票的才想起来去看看,然后发现今天原来是切嗣他们比赛(°ー°〃)十号是麻婆,把票投了就OK了,希望我这个金鱼脑别又七秒钟的记忆。

【谋杀】小憩

不久前补完这部剧,最后一集大晚上我搁那儿哭,幸好是在家里,要是在学校估计会吓到舍友。
cp向是林顿x霍德,相当短的文,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打tag。
——————
林顿坐在车里昏昏欲睡。
西雅图的天气见了鬼般连日阴雨,周围景色暗的像铅灰色的铅笔画,一点色彩也无,高楼大厦在雨里如那些坐在审讯室里的人们一样毫无生机,沉默又模糊不清。
她记不清上次睡觉是在什么时候,也记不清自己连轴转了多久,更记不清自己有几天没有给瑞克打电话。她甚至有点记不清瑞克的脸,那个要娶她的男人,此刻在她混沌的脑海里成了模糊的名为“未婚夫”的符号。
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
但我真的累了,只休息一小会儿,霍德会顶上我不在的这一...

saber线推完了。
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感动的美丽爱情故事。
切嗣的存在感好高,前半段是士郎一直在心里想,后面就是麻婆把切嗣挂在嘴边了。
saber站在桥边看着河那里我很喜欢。她既是作为一个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的从者来怀念当时的骄傲,也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来欣赏当初并未仔细看过的景色。
saber并不讨厌四战,相反她反而认同切嗣的作战方式,她希望御主能物尽其用发挥她的最大力量,不管御主是什么样的人,当然saber她也是有底线的。虽然saber与切嗣没有好好交流过,但所谓的“理解”对他俩都不重要,切嗣不需要从者的理解,saber不需要御主的关怀。saber埋怨切嗣的也只是最后的命令,而这一不解也随着真相的揭秘...

纪念我的第一张满级礼装!(本来经验值就溢出了居然还大成功了)满级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我们家的切嗣挂上。
麻婆,切嗣的背后就交给你了!(我会在睡梦中被切嗣拿枪指脑袋吗(•́ ₃ •̀))

捏脸真的好玩,捏了一个贝阿朵莉切和saber。贝熊我是尽力了,看起来还是不太像,saber意外的很好还原。最后一张是我一开始捏的脸,本来是照着贝熊捏的,结果越看越像saber……

每次开新池子tag里就喜气洋洋,给我一种我也能出货的错觉【微妙的表情】。然而我抽了接近一半友情点只有一张绿茶礼装,仿佛up礼装都不存在似的,相当难受╯﹏╰,明天继续来,我就不信一张三星礼装我还不能满破了!

1 / 28

© 木弋L | Powered by LOFTER